去年底

2020-06-20 23:55

总体来说,去年我国对外投资呈现降幅逐步收窄的特点。数据显示,去年11月、12月我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同比分别增长34.9%和49%,连续两个月实现正增长,带动2017年全年对外投资降幅进一步收窄。

具体来说,商务部合作司商务参赞韩勇介绍,去年我国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投资合作稳步推进,共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的59个国家有新增投资,合计143.6亿美元,占同期总额的12%,比去年同期增加3.5个百分点。

而本次商务部在公布数据中也明确提到,去年我国对外投资主要流向租赁和商务服务业、批发和零售业、制造业以及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,占比分别为29.1%、20.8%、15.9%和8.6%。而去年非理性对外投资管控重点的房地产业、体育和娱乐业对外投资没有新增项目。

在业内看来,2017年我国对外投资首现负增长与2016年底以来多部门针对非理性对外投资的严格管控有密切关系。去年8月下旬,国务院办公厅还正式转发《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从政策的角度,明确我国将限制包括房地产、酒店、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。去年底,央行副行长、国家外管局局长潘功胜公开表示,目前我国非理性直接投资已经基本退出。

其实,《意见》在敲定“禁限目录”的同时,也划定了鼓励开展的境外投资名单。其中重点推进有利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和周边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境外投资;稳步开展带动优势产能、优质装备和技术标准输出的境外投资均“榜上有名”。

而且在进军国外市场受挫、非理性对外投资管控趋严的背景下,不少企业选择将更多投资留在国内,逐步形成了对外投资回流的形势。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表示,随着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红利逐渐释放,国内不少产业的潜力被进一步挖掘,给内资带来了充足的机遇,涵盖制造业、服务业等诸多领域,“例如,原先我国东部不少组装企业盘算往东南亚转移,但近期中西部地区资本崛起,表露出承接意愿,不仅实现了产业的内部消化,也给了本地产业‘腾笼换鸟’的机会”。

在业内看来,对外投资的严管并非完全卡死了投资者的投资出口,反而有助于将国内外一些投资领域的潜力更充分地释放出来。

北京商报讯(记者 蒋梦惟)1月16日,商务部发布数据显示,2017年,我国共对全球174个国家和地区的6236家境外企业新增非金融类直接投资,累计实现投资1200.8亿美元,同比下降29.4%。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,这也是自2003年商务部开始发布年度对外投资统计数据以来,我国首次出现全年对外投资总额负增长。